• 春鸭 (Spring Duck)

认同残障,提升自豪感——发展残障人福祉的有效途径

俄勒冈州立大学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对于污名的体验、残障的严重程度以及个人的年龄和收入水平可以帮助确定一个残障人是否具有残障身份的自我认同感。此外,对于污名的体验还可以帮助判断具有残障身份自我认同感的残障人是否能培养出残障的自豪感。


“全球大约有15%的人口为残障人,但其中只有一小部分将自己认定为残障人。残障身份的自我认同不仅有助于残障人接受残障,还有助于减少与残障相关的污名。”俄勒冈州立大学文学院心理学助理教授凯瑟琳·博加特说。


作为能力主义和残障偏见问题的专家,博加特的研究主要聚焦于残障的社会心理含义。博加特说,自我认同残障身份的残障人往往更具有残障的自豪感,而这样的思想转变有助于这些残障人提升适应能力,并改变社会的残障观。


“残障的标签是与污名密不可分的,也是残障人深恶痛绝的。”博加特说:“我们是否能减少与残障相关的污名,并将其转变为同男性和女性一样,只代表某类人的中立标签呢?或者更进一步,我们是否可以将残障转变为让残障人感到自豪的标签呢?”


近期的《康复心理学》期刊发表了博加特有关残障身份自我认同和残障自豪感的研究成果。在残障身份自我认同的研究中,博加特的研究重点是谁可能成为最具有残障身份自我认同的人。有大约700名18岁以上的参与者在网上填写了该项研究的调查问卷。受试者可以从问卷的选项中选择自己存在的健康问题,也可以填写自己存在的,问卷中又未曾列出的健康问题。通过调查发现,在受试者中,最常见的健康问题是过敏、焦虑、抑郁、偏头痛、背部损伤或疼痛、注意力缺陷或多动障碍、呼吸道疾病、高血压和慢性疼痛。


同时,问卷还要求参与者评价他们健康问题的特征,比如健康问题是否影响了日常生活,是否经常导致身体疼痛,是否容易引起他人关注等等。


此外,参与者还通过问卷反映了他们因疾病而遭受污名和歧视的情况。再有,参与者还被问及他们是否将自己认定为残障人。只有12%的参与者认为自己是残障人。


研究人员发现,对污名的体验和损伤的严重程度是影响残障人残障身份自我认同的最主要因素。“有关污名的研究成果是非常有力的,”博加特说:“这一研究成果证明,残障观主要是由社会对损伤的反映而形成的社会概念。这不仅旨针对身体损伤,还包括了人们对待残障人的方式,以及社会环境建设是否具有融合性的问题。”


这项研究指出,重度残障会导致严重的污名,而污名又可能增强残障人对残障身份的自我认同。


在有关残障自豪感的研究中,研究人员研究了残障自豪感在残障人总体福祉中所发挥的作用。博加特说,提升残障自豪感,拒绝社会强加给残障的污名,不仅可以降低残障污名的影响,而且还能提升残障人的自尊。


“目前,人们对残障人积极地认同残障身份可能带来的益处还知之甚少,”博加特说:“但我们相信,提升残障自豪感一定会在更大程度上保护遭受过污名伤害的残障人。”


借助同一套问卷,研究人员分析了影响残障自豪感产生的因素。研究人员发现,遭受过歧视的残障人,或者有强大社会支持的残障人,或者有色人种的残障人更易产生残障自豪感。研究人员还发现,更加强烈的污名会导致更加强烈的残障自豪感,而更加强烈的残障自豪感则与更加强烈的自尊息息相关。


“残障自豪感仍然很少见。”博加特说:“大部分残障都是隐性的,人们必须选择认同它们。为了躲避歧视,许多残障人会隐蔽自己的残障,但掩耳盗铃似的不承认残障绝对不会消除残障不受欢迎的污名。提升残障自豪感似乎可以降低为了免受歧视的负面影响而对自尊的过度保护。残障自豪感是对残障人真正有价值的保护。为了全面提升残障人的福祉和减少污名,该研究下一步将把工作重点放在政策层面,以期促进残障人的残障自豪感。”


可以通过社会团体和指导来加强针对残障人的社会支持。在政策层面,政治实践,有关残障自豪感的媒体报导和有关残障自豪感的活动都有助于促进形成残障自豪感。

译自:Medical Xpress

28th August 2017

https://medicalxpress.com/news/2017-08-self-identifying-disabled-pride-disability-aid.html

5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进步中的台湾无障碍事业

虽然观念和设施有了改进,但仍然有许多事情要做。 台湾是个人口稠密的地区,每平方公里平均人口数接近美国的20倍。在台湾,城市里到处都是停放的车辆和摊贩。尽管近年来针对轮椅的无障碍设施有所改善,但对许多无法回避障碍的台湾人来说,仍旧不能轻松地去超市或看牙医。 鉴于台湾人口迅速的老龄化(到2026年前,将有21%的台湾人超过65岁),今后几年台湾社会对优质无障碍设施的需求将迅猛增长。 德国人林妩恬(Ut

感观障碍与自闭症

在这篇文章里,保罗·艾萨克斯介绍了自闭症患者存在的一些主要感观障碍,以及这些障碍对他日常生活的影响。 小时候我不会说话,直到七八岁才有了语言功能。2010年,在我24岁时,我被诊断出患有自闭症。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儿童及成年自闭症患者在感观和信息处理方面存在障碍。下面是自闭症患者在感观以及信息处理方面遇到的一些问题的总结,以及这些问题对我个人的影响。这些信息对教育工作者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如

历经30年,《美国残障法》的回顾与展望

作者: Jamie Gold 译者:春鸭 对于残障人士来说,7月26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30年前,也就是1990年的这一天,乔治·H·W·布什总统签署了《美国残障法》(the Americ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使其成为了正式的法律。 今天,残障人在建筑物中所享受的许多设施,比如直通楼内的坡道,卫生间里的扶手,电梯里的盲文标释和楼层语音播报器,无不源于这部具有开创性

© 2020 China Vision (Charity Registration No.1078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