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鸭 (Spring Duck)

认同残障,提升自豪感——发展残障人福祉的有效途径

俄勒冈州立大学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对于污名的体验、残障的严重程度以及个人的年龄和收入水平可以帮助确定一个残障人是否具有残障身份的自我认同感。此外,对于污名的体验还可以帮助判断具有残障身份自我认同感的残障人是否能培养出残障的自豪感。


“全球大约有15%的人口为残障人,但其中只有一小部分将自己认定为残障人。残障身份的自我认同不仅有助于残障人接受残障,还有助于减少与残障相关的污名。”俄勒冈州立大学文学院心理学助理教授凯瑟琳·博加特说。


作为能力主义和残障偏见问题的专家,博加特的研究主要聚焦于残障的社会心理含义。博加特说,自我认同残障身份的残障人往往更具有残障的自豪感,而这样的思想转变有助于这些残障人提升适应能力,并改变社会的残障观。


“残障的标签是与污名密不可分的,也是残障人深恶痛绝的。”博加特说:“我们是否能减少与残障相关的污名,并将其转变为同男性和女性一样,只代表某类人的中立标签呢?或者更进一步,我们是否可以将残障转变为让残障人感到自豪的标签呢?”


近期的《康复心理学》期刊发表了博加特有关残障身份自我认同和残障自豪感的研究成果。在残障身份自我认同的研究中,博加特的研究重点是谁可能成为最具有残障身份自我认同的人。有大约700名18岁以上的参与者在网上填写了该项研究的调查问卷。受试者可以从问卷的选项中选择自己存在的健康问题,也可以填写自己存在的,问卷中又未曾列出的健康问题。通过调查发现,在受试者中,最常见的健康问题是过敏、焦虑、抑郁、偏头痛、背部损伤或疼痛、注意力缺陷或多动障碍、呼吸道疾病、高血压和慢性疼痛。


同时,问卷还要求参与者评价他们健康问题的特征,比如健康问题是否影响了日常生活,是否经常导致身体疼痛,是否容易引起他人关注等等。


此外,参与者还通过问卷反映了他们因疾病而遭受污名和歧视的情况。再有,参与者还被问及他们是否将自己认定为残障人。只有12%的参与者认为自己是残障人。


研究人员发现,对污名的体验和损伤的严重程度是影响残障人残障身份自我认同的最主要因素。“有关污名的研究成果是非常有力的,”博加特说:“这一研究成果证明,残障观主要是由社会对损伤的反映而形成的社会概念。这不仅旨针对身体损伤,还包括了人们对待残障人的方式,以及社会环境建设是否具有融合性的问题。”


这项研究指出,重度残障会导致严重的污名,而污名又可能增强残障人对残障身份的自我认同。


在有关残障自豪感的研究中,研究人员研究了残障自豪感在残障人总体福祉中所发挥的作用。博加特说,提升残障自豪感,拒绝社会强加给残障的污名,不仅可以降低残障污名的影响,而且还能提升残障人的自尊。


“目前,人们对残障人积极地认同残障身份可能带来的益处还知之甚少,”博加特说:“但我们相信,提升残障自豪感一定会在更大程度上保护遭受过污名伤害的残障人。”


借助同一套问卷,研究人员分析了影响残障自豪感产生的因素。研究人员发现,遭受过歧视的残障人,或者有强大社会支持的残障人,或者有色人种的残障人更易产生残障自豪感。研究人员还发现,更加强烈的污名会导致更加强烈的残障自豪感,而更加强烈的残障自豪感则与更加强烈的自尊息息相关。


“残障自豪感仍然很少见。”博加特说:“大部分残障都是隐性的,人们必须选择认同它们。为了躲避歧视,许多残障人会隐蔽自己的残障,但掩耳盗铃似的不承认残障绝对不会消除残障不受欢迎的污名。提升残障自豪感似乎可以降低为了免受歧视的负面影响而对自尊的过度保护。残障自豪感是对残障人真正有价值的保护。为了全面提升残障人的福祉和减少污名,该研究下一步将把工作重点放在政策层面,以期促进残障人的残障自豪感。”


可以通过社会团体和指导来加强针对残障人的社会支持。在政策层面,政治实践,有关残障自豪感的媒体报导和有关残障自豪感的活动都有助于促进形成残障自豪感。

译自:Medical Xpress

28th August 2017

https://medicalxpress.com/news/2017-08-self-identifying-disabled-pride-disability-aid.html

5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Crip Camp——一部表现残障权利的史诗级纪录片

作者:Matthew Carey Judy Heumann是奥斯卡提名纪录片《Crip Camp》的主角之一。因为小儿麻痹,Judy从小就要使用轮椅。1950年代初,Judy五岁时,她妈妈想让她上纽约市的幼儿园。但幼儿园的工作人员只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Judy,就拒绝了她妈妈的入园申请。 “幼儿园园长说我在火灾时无法逃生,所以我不能入园。”Judy回忆说:“园长让我妈妈别担心,教育委员会会派老师送

促进学校融合教育的9条建议

对于学校来说,创建完全融合的教学环境虽然很难,但并非不可能。 在日常工作中,学校在教学和后勤两方面本已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而要满足残障学生的需要更是难上加难。所有人都清楚必须要创建完全融合的学习环境,但要实现这一目标却要经历许多周折。 无论怎样改变软硬件环境,想要搞好融合教育并达到相关法律的规定,学校都要付出极大的努力。因此,在这篇文章里,我们汇总了一些简单易行的方法,希望这些方法能够帮助学校真正做

能力主义语言——对残障人不得不防的伤害

作者: Rachel Cohen-Rottenberg “经济因债务而瘫痪。” “想要入侵叙利亚简直是疯了。” “他们看不见别人的痛苦。” “只有傻瓜才会相信。” 在我们的文化中,残障隐喻比比皆是,而这些词汇又几乎都是贬义词。 你看出问题了吗?这些隐喻的对象都是身体或精神的残障:瘫痪、跛足、精神病、病人。 这是侮辱吗?这些词汇好像无穷无尽:聋子、哑巴、瞎子、笨蛋、白痴、傻子、疯子、弱智、精神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