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鸭 (Spring Duck)

盲道诞生记

革命性的黄色盲道便利了视障人士的独立出行,但研发人员并没有就此止步。

作者:Kathryn Wortley


从全球角度看,在为视障人士提供支持方面,日本是个起步较晚的国家。直到1965年,日本才建立了第一个针对视障人的培训机构,要比建立在美国的世界首家盲人培训中心晚了40多年。不过,日本很快就实现了弯道超车。同样在1965年,冈山县的一位工程师发明了一种独创性的出行辅助工具,这一工具后来成为了帮助视障人士在出行时导航的通用方式。


这一具有革命性意义的辅助工具就是盲道,一种利用不同纹理的地砖为视障人士指出方向和潜在障碍的道路系统。在楼梯、电梯和火车站的站台上,视障人士很容易就能找到醒目的黄色地砖。盲道的地砖主要有两种类型:带有凸点的表示警告,带有平行长条的指示方向。目前,盲道已遍及日本各地,并应用到了其他20多个国家。而说起研发盲道的想法,则是源于研发者帮助朋友的善意。


盲道的发明人是宫崎骏一(Seiichi Miyake)。一次,宫崎骏一在自家旁边的十字路口看到一辆汽车差点撞到一个拿着盲杖的盲人。宫崎骏一一位蜜友的视力也在下降,于是他产生了为盲人研制导航工具的想法,并由此放弃了自己有关防止雪粘在车牌上的研究。


宫崎骏一研制盲道的灵感来自于盲文。他认为,在地上设置不同的图案,可以让盲人们像读盲文书那样用脚或盲杖识别出这些图案。


宫崎骏一偶然遇到了名为“日本灯塔”的日本盲人福利中心总监岩岛武夫(Takeo Iwashi)。作为海伦·凯勒的朋友,岩岛武夫是视障人事业的大力支持者,对宫崎骏一的想法他也给予了积极的鼓励。


两年里,宫崎骏一个人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财力,研制出了多款原型产品,最终他选择了用标准水泥制作的7×7“水泡”图案。宫崎骏一认为,这一图案既便于识别,也便于铺设。宫崎骏一将其命名为“tenji block”,并希望这一图案能出现在日本所有的城市里。


第一步,他与冈山国家公路建设办公室合作,在县盲人学校外面的人行横道上铺设了230块盲道砖。当这所学校的老师和学生测试盲道砖的时候,宫崎骏一认识到,他的发明将为视障人士开拓出更广阔的天地,同时也将唤起公众对视障人的更多关注。随后,宫崎骏一在自己的家里开办了交通安全研究中心,并展开了公关活动。他向冈山县、京都、大阪和东京的相关组织寄出了介绍盲道砖的资料和免费的盲道砖,但却没有得到任何回音。


转机发生在1970年。当年,大阪府盲人学校的一位工作人员在大阪阿比科町车站的站台上铺设了宫崎骏一研制的盲道砖,于是其他车站也跟风效仿。此外,东京都政府为高田町购买了10000块盲道砖。日本盲人联合会、日本盲文图书馆等多家盲人机构都设在高田町,铺设盲道砖后,该地区成为了日本第一个安全交通示范区。


“这是宫崎骏一和公众的共同胜利。”交通安全研究中心的运营主管木井裕里说:“希望消除交通事故的居民们认为,铺设盲道砖可以保证视障人士的出行安全,因此他们向政府请愿,要求铺设盲道砖。”


随着这一举措的成功,日本有更多的城市引入了盲道砖。日本卫生、劳动和福利部宣布,在新的城市示范项目中,为视障人士设计的交通安全导航系统是必不可少的,日本国家铁路公司也开始在全国各车站安装盲道砖。


据交通安全研究所介绍,世界性残障观的转变也促进了日本盲道的建设。比如,1981年是联合国确定的国际残障人年,联合国呼吁为残障人创造平等的机会。这一事件也引起了日本国内对残障人士拥有平等机会的思考。


1985年,盲道成为全日本强制性的建设项目。1990年代,首先在大阪和兵库又进而在全日本实施的《福利城镇发展条例》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盲道在日本的推广。


然而,盲道砖最初的式样远不够统一,这给视障人士的独立出行造成了不便。当时,提示砖有25、32、36等不同凸点,排列或成平行或成锯齿形,行进砖的条纹则有4条或18条之分。“各地根据研究和学者的意见来确定盲道砖的尺寸和式样,”木井裕里说:“但随着盲道砖的推广,完全有必要为盲道砖制定统一的标准。”2001年,在多次试验和与专家的沟通后,日本终于有了统一的盲道标准,从而使盲道铺设进入了标准化时代。这一标准是:提示砖为5×5的水泡式样,行进砖为4条纹图案。这一标准得到了国际标准化组织的国际认证。英国、澳大利亚、美国成为了首批在1990年代采用盲道砖,并将其引入交通系统和城市建设的国家。从那以后,盲道走进了越来越多的国家。


今天,在日本几乎所有的人行道和人行过街路口都铺设了盲道,视障人在独立出行时经常会使用盲道。日本法律规定,2000平米以上的建筑物都要在楼梯、电梯、坡道、平台等潜在的危险处铺设凸起的地面,火车站不仅要在户外区域铺设盲道,还要从入口到服务台和站台铺设盲道。同时,2000平米以下的公共场所也要对其设施进行无障碍改造。


这样的法律为视障人士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一次,在换乘火车时,因为没有盲道导航,我摔下了楼梯。”日本灯塔的成员松本一郎说:“现在,有了盲道的导航,我可以远离危险了。”


家住福冈的松本刚明上下班时通常借助盲道和盲杖行走。他说,盲道提高了他的行走速度,并且带给了他安全感。此外,盲道提高了他独立行走的自信心,尤其在拥挤的车站里,更带给了他巨大的便利。“盲道虽然没有改变我的生活方式,但让我能够在更多的地方安全的行走。”松本刚明说:“因为盲道,我在独立出行时再也不总是感到紧张了。”


松本刚明认为,根据盲道的点线行走虽然并非人类的天性,但完全可以后天习得。日本灯塔的研究员和培训师松下翔治说,学习是关键,通过学习是完全可以掌握盲道的行走技巧的。“每个人对盲道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有时环境又会增加盲道行走的难度,所以我们鼓励行走练习。”松下翔治说。


克里斯蒂娜·哈特曼是纽约的一位盲聋人作家,她提到了自己作为旅游者在日本刚刚接触盲道所遇到的问题。“日本的盲道太多了,最初我不知道这些盲道通向哪里。”克里斯蒂娜·哈特曼说。克里斯蒂娜·哈特曼说,这样的盲道系统之前她只遇到过几次。但在了解了日本的盲道系统后,哈特曼不仅能利用盲道独立行走(通常,哈特曼是跟着其他人一起出行的),在宽敞的开放空间里确定方向,还能在弯曲的街道上保持左侧行走,而不像以前会沿着某一方向走出很远。


当然,盲道也有其局限性。盲人们只能在熟悉的环境里利用盲道导航,而在陌生的路口或乘坐陌生的铁路线路时,盲人们就不知道盲道通向哪里了。对松本来说,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利用导航软件进行语音导航。名为Blindsquare的应用程序可以利用GPS和智能手机上的指南针告诉使用者咖啡馆、博物馆或邮局等公共场所的位置。在确定位置后,盲人们便可以利用盲道去往自己想要去的地方。


另一种应用程序称为NaviLens。这款程序由马德里的一家同名公司设计,使用基于二维码的彩色标记来提供有声信息,不使用GPS和蓝牙。这一应用程序可在1/30秒的时间内在任何光线下远距离读取多个标记。此外,这一程序可做160度的扫描,无需在使用时对准标记,这对不知道标记位置的使用者十分重要。该公司的CEO哈维尔·皮塔说:“这一程序可以让视障人士在不熟悉的场所实现独立,并带给盲道革命性的变化。”


今年内,该公司计划在巴塞罗那的所有地铁站和公交车站安装这一程序。从2019年开始,NaviLens用乙烯基制作程序标记,并将标记设置在盲道的节点处,车站的出入口,以及车站内部道路的节点处。据皮塔介绍,该公司计划与非盈利机构I-Collaboration Kobe合作,以求将这一程序推广到港区。


伴随着这些技术的进步,日本对盲道的改进工作仍在进行。即便有了标准化的盲道,专家们仍在不懈地改进盲道。大阪的Hirobe Kouki公司制造了荧光盲道钉,这一装置在白天和夜晚都能发光,因此也起到了应急标志的作用。这家公司还生产夜光陶瓷,这种陶瓷可用于盲道终点的台阶边缘。


此外,人们正在根据研究、环境因素和使用体验改进盲道的建筑材料,以解决雨后盲道湿滑等问题。研究人员还在努力提高盲道的耐用性。由于暴露和磨损,日本现在使用的盲道砖大约10年需更换一次。不过,许多修理工作却被忽视了,松下翔治说。他介绍,在神户还能看到一些2001年之前铺设的盲道。再有,应该对维修进行检查,或者对现有盲道的使用维护状况进行监控。如果不做这些工作,盲道便有可能伤及盲人使用者。


东京都会盲人福利协会有关此类情况的报告引起了人们对盲道的关注。在东京的石坂田车站,志愿者发现了盲道砖缺失或盲道错误铺设的情况。京西线车站的盲道砖也存在不统一的问题,提示砖有41、36、25等不同凸点。


据交通安全研究中心的木井裕里介绍,对盲道色彩的进一步研究也是很有必要的。尽管绝大多数的公共场所铺设了黄色的盲道砖,但一些私人机构出于美观的考虑,采用了棕色或者灰色的盲道砖。木井裕里说:“在视障人士中,有许多人存在残余视力,而对这些低视人士来说,盲道的色彩与触感同样重要。”他希望盲道的色彩也能统一,也能实现标准化。日本盲人联合会信息部门的负责人宫崎骏说,如果盲道能采用对比色,肯定能满足一些低视人士的使用需求,不过仍需将黄色作为盲道的默认颜色。宫崎骏说:“在人们的印象里,盲道就是黄色的,而且车站的广播也要求人们站在黄线以外。”


随着无障碍意识的提高,对盲道的要求也在提高。

设在京都的Arao International Japan经营着一家名为called Koujishizai的网店,这家网店向全日本销售盲道砖。在这家网店,客户可以选择块式、粘贴式和钉状式的盲道砖,甚至还可以选择用涂料和网格铺设盲道。此外,这家网店还提供短期使用的盲道垫。多样的产品吸引了许多买家。这家公司的代表川岛俊说,涂料网格法适合新建建筑,而成型的盲道砖则适合用于修理和小场地。盲道建材销量的上升可能促进日本盲道的建设。


在东京残奥会期间,盲道将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这是向世界展示盲道的好机会。届时人们将可以看到,宫崎骏一的这项发明已经深刻地改变了全球人们的生活。


译自:Japan Times

22nd August 2020

https://www.japantimes.co.jp/news/2020/08/22/national/social-issues/tactile-paving-visually-impaired/

0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了解残障人,告别能力主义

作者: Meg Fozzard 能力主义(Ableism),或者说针对残障人的歧视,一直是人类社会的顽 疾。在这篇文章里,残障权利活动人士Meg Fozzard阐述了他对能力主义的看 法,以及全方位支持残障人的方式。 坦白的说,在成为残障人之前,我不知道什么是能力主义。 简而言之,能力主义是对残障个体或残障群体的歧视,是目前很流行的社 会观念。根据网站“disability equality ch

物联网助力残障人破除障碍,改变生活

作者:William Patrick Slattery 新阿姆斯特丹咨询公司总裁兼CEO 技术突破已经彻底改变了数字世界,而物联网已被广泛应用到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数 据科学等许多领域。 当下,物联网已经成为远程连接和控制设备和物品的未来概念,而仅仅是这样一个想法 就带给了许多行业极大的变化,让这些行业看到了改进的流程,提高的生产力和其他的进步 。然而,帮助残障人士才是物联网最有价值的一大贡献。那

多感官技术助力视觉康复 认知神经科学学会

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全世界有将近22亿视障人。目前,有神经科学家正在研发尖端科技和大脑科学,试图以全新的办法来帮助视障人行走导航。在认知神经科学学会的年会上,研究人员展示了一项整合了数字触觉和声音技术的新科技,研究人员希望借助这一新科技改变视障儿童和成年人的视觉康复。 “视觉康复需要将基础科研和建模及神经成像技术联系起来。”主持认知神经科学学会2021年在线年会视觉康复研讨会的来自洛桑大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