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鸭 (Spring Duck)

Seeing AI——盲人生活中的智能之眼

石井秋子曾经参加过一个就业培训项目,她希望通过这一培训掌握电脑操作和办公室工作技能。然而,她却被告知,她也许应该学按摩,因为对于盲人来说按摩是个不错的职业。不过,石井可不喜欢按摩。


30岁时,在一次手术后石井秋子成了全盲。也就在这时,她下决心要去追求自己的目标。她的决心带来了收获,她终于在东京一家IT公司的人事部找到了工作。现在,石井秋子和她的丈夫开办了一家针对盲人和低视力人士的培训机构,帮助盲人和低视力人士学习瑜伽和盲用技能。


石井秋子有着充实的生活。最近几年,在名为Seeing AI(可视人工智能)的帮助下,她的工作越来越便利。Seeing AI是微软公司专为盲人和低视力人士开发的一款免费应用程序,可在iOS上运行。通过“信道”或模式,这一视频程序可阅读印刷文本和钱币,并能描述实物、产品标签和颜色。为了庆祝联合国残障人日,微软公司正在将这款程序的适用语言从英语扩大到荷兰语、法语、德语、日语和西班牙语。


增加的五种语言将使全世界几百万盲人和不断增加的低视力使用者在使用Seeing AI时获得更好的无障碍体验。


“利用这款软件,我现在可以阅读日语了。我可以阅读信件以及其他的纸版社交材料。这让我感到万分激动。”石井秋子说。利用Seeing AI的短文本信道,使用者可以马上听到这款程序读出的出现在镜头前的文本信息,而利用软件的文件信道,使用者则可以听到软件读出的较长的印刷文件。


“以前,我要请别人帮我读纸版的社交文件,”石井秋子说:“但现在,依靠这款程序,我自己就能阅读这些材料了。”


微软项目负责人和Seeing AI的联合发起人萨奇布·谢赫也是盲人。对于Seeing AI,他同石井秋子有着同样的体验。


“除了技术,真正触动我的是人们将Seeing AI用于个人生活的方式。”谢赫说:“Seeing AI使用者良好的使用体验带给了我无穷的欢乐。”


一位女士利用Seeing AI读出了她去世母亲几年前手写给她的便笺。一位父亲在动物园利用Seeing AI给她的儿子读出了海报上的内容和动物园里的标志。


“这位父亲以前觉得有些沮丧,因为他无法告诉她的儿子身边的情况。”谢赫说:“但现在,利用Seeing AI,他可以告诉他的儿子猴子住在哪儿,吃什么,这样父子间的互动让他非常高兴。”


Seeing AI的英语版本问世于2017年,目前在70个国家都可以获得这一程序。利用人工智能技术,Seeing AI已帮助使用者完成了2000多万项任务。结合融合理念,Seeing AI在研发过程中通过世界各地的非营利组织邀请了残障人士参与测试。


自幼失明的法国人曼努埃尔·佩雷拉是一位被邀请的测试者。他是AVH协会数码无障碍部门的负责人,他所在的AVH协会是一个支持盲人和低视力人士就业并向视障人士提供服务的组织。


曼努埃尔·佩雷拉说,虽然法国要求在许多物理领域实现无障碍化,但手机和网站的应用程序仍旧是障碍重重。法文版的Seeing AI让曼努埃尔·佩雷拉大感愉快。


佩雷拉将Seeing AI视为他个人的工具箱。“Seeing AI包括了许多有用的功能。它可以读短消息,扫描文件,还可以探测光线。Seeing AI可以极大地提高使用者的生活独立性。”佩雷拉说:“比如,如果我收到了一封信,借助Seeing AI,我可以马上知道这封信是谁寄给我的,也可以选择马上读信或稍后再读。”


西班牙人克里斯蒂安·塞恩斯是个烹饪迷,西班牙语的Seeing AI也带给了他巨大的帮助。


塞恩斯今年50岁,18岁时因车祸而失明。目前,他是西班牙全国盲人协会数字化工作场所的负责人。


塞恩斯是个厨师,曾经开过餐馆。他说,在烹调时,他可以用Seeing AI来读取自己所需食材的分量。塞恩斯有个语音秤,但这个秤只能读出5克的度数。


“有时,如果菜谱要求1克的食材,我就可以把手机放到语音秤的屏幕上,只要几秒钟,Seeing AI就可以读出食材的分量。有了Seeing AI,我现在已经可以使用过去无法使用的菜谱了。”


根据用户的需求,今年年初Seeing AI增加了利用触摸来读取照片和图像中物体位置的功能。


利用这一功能,“我可以轻易地获取图片中的信息。”赛恩斯说:“只要在手机屏幕上滑动手指,Seeing AI就会描述物体在图片场景中的位置。”


27岁的荷兰人弗洛里安·贝耶斯对此也深有感受。在使用Seeing AI之前,图片对从小就失明的他没有任何意义。“有了Seeing AI,我终于可以知道图片里一些物体的位置,以及物体之间的关系了。”贝耶斯说:“这一功能带给了我巨大的帮助。”


利用这一功能,贝耶斯能够编辑网站,这让不少见到他这一能力的雇主大感惊奇。贝耶斯说:“尽管已经有不少人知道盲人可以操作电脑,但也有不少公司不知道这一点。”


贝耶斯说,荷兰的无障碍状况并不令人满意,Seeing AI的荷兰语功能正好可以充当“游戏改变者”,可以为盲人们的日常生活和工作提供便利。


贝耶斯说,盲人们经常看不了餐馆里的菜单。“菜单不总是可以在手机上查看的网页格式的。”但使用Seeing AI的文档功能可以读出印刷页面上的文字,并可以保留其原有格式。“这是个很有用的功能,尤其是能帮助盲人阅读菜单。”


多明戈斯·德·奥利维拉是德国的一位数码无障碍专家,他说:“我们将Seeing AI这样的通用工具称为‘瑞士军刀’。”


奥利维拉说,从小开始他就意识到,只有科技才能改变他的生活。“小时候我不能手写作业和信件,因此,从小开始我对科技就很感兴趣。我希望科技能帮助我克服失明带来的障碍。”


奥利维拉说:“过去,许多德国人不使用Seeing AI,是因为他们的英语不够好,听不懂Seeing AI说的英语。德语版Seeing AI的问世,将会为Seeing AI吸引来更多的用户。”


石井秋子认为,日本的无障碍化也有巨大的改进空间。东京居民有着很好的无障碍意识,但在东京以外的地区情况就不容乐观了。在日本农村,很少看到无障碍科技产品,但免费的Seeing AI将会为日本农村的视障人士带去巨大的帮助。石井经常使用Seeing AI的场景和人物信道来识别和描述包括她三岁女儿在内的周围的人。“借助手机和Seeing AI,我能知道女儿在干什么。”或者,当女儿吃巧克力的时候,“我就可以用Seeing AI读出巧克力的条形码,这样我就知道女儿爱吃哪种巧克力了。”石井秋子觉得,这样的独立生活是无价的。


“Seeing AI的强大功能可以帮助人们做许多事情,”石井秋子说:“现在,Seeing AI已经成了我的好助手,并且帮助我更好的照顾女儿。”

译自:Microsoft News

2nd December 2019

https://news.microsoft.com/features/bonjour-bienvenidos-seeing-ai-expands-to-5-new-languages/

0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进步中的台湾无障碍事业

虽然观念和设施有了改进,但仍然有许多事情要做。 台湾是个人口稠密的地区,每平方公里平均人口数接近美国的20倍。在台湾,城市里到处都是停放的车辆和摊贩。尽管近年来针对轮椅的无障碍设施有所改善,但对许多无法回避障碍的台湾人来说,仍旧不能轻松地去超市或看牙医。 鉴于台湾人口迅速的老龄化(到2026年前,将有21%的台湾人超过65岁),今后几年台湾社会对优质无障碍设施的需求将迅猛增长。 德国人林妩恬(Ut

感观障碍与自闭症

在这篇文章里,保罗·艾萨克斯介绍了自闭症患者存在的一些主要感观障碍,以及这些障碍对他日常生活的影响。 小时候我不会说话,直到七八岁才有了语言功能。2010年,在我24岁时,我被诊断出患有自闭症。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儿童及成年自闭症患者在感观和信息处理方面存在障碍。下面是自闭症患者在感观以及信息处理方面遇到的一些问题的总结,以及这些问题对我个人的影响。这些信息对教育工作者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如

历经30年,《美国残障法》的回顾与展望

作者: Jamie Gold 译者:春鸭 对于残障人士来说,7月26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30年前,也就是1990年的这一天,乔治·H·W·布什总统签署了《美国残障法》(the Americ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使其成为了正式的法律。 今天,残障人在建筑物中所享受的许多设施,比如直通楼内的坡道,卫生间里的扶手,电梯里的盲文标释和楼层语音播报器,无不源于这部具有开创性

© 2020 China Vision (Charity Registration No.1078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