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鸭 (Spring Duck)

Crip Camp——一部表现残障权利的史诗级纪录片

作者:Matthew Carey


Judy Heumann是奥斯卡提名纪录片《Crip Camp》的主角之一。因为小儿麻痹,Judy从小就要使用轮椅。1950年代初,Judy五岁时,她妈妈想让她上纽约市的幼儿园。但幼儿园的工作人员只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Judy,就拒绝了她妈妈的入园申请。


“幼儿园园长说我在火灾时无法逃生,所以我不能入园。”Judy回忆说:“园长让我妈妈别担心,教育委员会会派老师送教上门。后来,教育委员会的确给我安排了家教,从幼儿园到四年级上学期,每周两个半小时。但我的父母并不满意,他们对我的教育有着更高的期望。”

  

Heumann在两岁前就患上了小儿麻痹。患病后,医生告诉Heumann的父母,他们应该把Heumann送到脱氧机构去。


  “在许多领域,机构化是当时通行的做法。”Heumann在其自传《我是Heumann——一个执着的残障权利活动人士》中写到:“那时,残障儿童被视为社会和经济的负担。他们给家庭带来了污名。”


  时代虽然改变了,但如果没有Heumann和像她这样活动人士的持续努力,残障人的境遇也许仍旧不会改变。活动人士的努力改变了社会对残障人的看法,并推动了残障人权益保障的立法。


  由Nicole Newnham和Jim LeBrecht导演的纪录片《Crip Camp》追溯了1970年代残障人权利运动的兴起。这部由网飞公司出品的影片记录了在纽约举办的一个残障青年夏令营的情况。参加这个夏令营的是包括Heumann在内的许多残障青年。作为残障人维权运动的未来领袖,这一夏令营为这些残障青年的发展提供了巨大的帮助。


  当时,这一营地的理念是比较激进的。这一营地认为,残障儿童的诉求应该得到重视,残障儿童的价值应该得到认可,在社会生活中残障儿童不应该被边缘化。


  “对我来说这部纪录片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展示了我们学习自我发声的过程。”Heumann强调说:“在这部电影里,有很多表现人们在复能后,是如何突破困境的内容。”


  Heumann和其他人共同成立了名为“残障行动”的组织,通过这种方式来促进当时还是新生事物的残障人权利运动。


  1972年,在尼克松总统拒绝签署旨在为残障人提供保护和便利的《康复法》后,“残障行动”在纽约接头举行了抗议活动。最终,尼克松总统做出了让步,签署了这一法案。1970年代后期,卡特政府拒绝执行《康复法》,Heumann又和其他活动人士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抗议活动。


  “我们真正学会的是要努力表达自己的诉求,是要明确地阐明所要改变的状况,并且要为所需的变化而奋斗。”Heumann说:“直到今天我们仍需这样做。”


  1990年,在Heumann和其他活动人士的大力支持下,美国国会通过了《美国残障法》。Heumann希望这部法律能跟上社会的变化,做出与时俱进的调整。


  “比如,网站应该实现针对视障和听障人士的无障碍化。”Heumann说:“所以,我们必须要关注那些对此漠不关心的企业。”


  Heumann曾就职于世界银行和克林顿政府,奥巴马总统也曾任命她为美国国务院残障权利特别顾问。


  从某种意义上说,因为《Crip Camp》, Heumann与奥巴马夫妇实现了再度合作。奥巴马夫妇是这部纪录片的制片人,这部纪录片是由奥巴马夫妇的“Higher Ground”公司执行制作的。


  “由奥巴马夫妇制作这样的纪录片无疑向社会传递了一个信息,也就是全社会应该了解残障人事业。”Heumann说:“由于奥巴马夫妇的重要地位,使得这部纪录片具有了更加特殊的意义。”


  去年,由奥巴马夫妇制作的纪录片《美国工厂》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在“Crip Camp”获得奥斯卡提名后,Heumann立即和导演Newnham和LeBrecht通了电话。


  “大家都很高兴。”Heumann说:“他们获得这一奖项的确是实至名归。这的确是个历史性时刻。”


  Heumann计划到洛杉矶参加奥斯卡的颁奖仪式。“我非常高兴。”Heumann说:“如果这部纪录片获奖,那将对残障社群产生重大意义。即便不能获奖,这部纪录片本身也成为了残障人事业的一个重要宣言。”


  Heumann补充说:“所有提名的影片都是优秀的影片。不过对我来说我们的纪录片才是最好的,因为我们的纪录片讲述了一个需要讲述的故事,故事讲述的很漂亮,很有力。”


译自:Deadline Hollywood News

15th April 2021

https://deadline.com/2021/04/crip-camp-netflix-oscar-nominated-documentary-subject-judy-heumann-interview-news-1234735661/

0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促进学校融合教育的9条建议

对于学校来说,创建完全融合的教学环境虽然很难,但并非不可能。 在日常工作中,学校在教学和后勤两方面本已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而要满足残障学生的需要更是难上加难。所有人都清楚必须要创建完全融合的学习环境,但要实现这一目标却要经历许多周折。 无论怎样改变软硬件环境,想要搞好融合教育并达到相关法律的规定,学校都要付出极大的努力。因此,在这篇文章里,我们汇总了一些简单易行的方法,希望这些方法能够帮助学校真正做

能力主义语言——对残障人不得不防的伤害

作者: Rachel Cohen-Rottenberg “经济因债务而瘫痪。” “想要入侵叙利亚简直是疯了。” “他们看不见别人的痛苦。” “只有傻瓜才会相信。” 在我们的文化中,残障隐喻比比皆是,而这些词汇又几乎都是贬义词。 你看出问题了吗?这些隐喻的对象都是身体或精神的残障:瘫痪、跛足、精神病、病人。 这是侮辱吗?这些词汇好像无穷无尽:聋子、哑巴、瞎子、笨蛋、白痴、傻子、疯子、弱智、精神病……

了解残障人,告别能力主义

作者: Meg Fozzard 能力主义(Ableism),或者说针对残障人的歧视,一直是人类社会的顽 疾。在这篇文章里,残障权利活动人士Meg Fozzard阐述了他对能力主义的看 法,以及全方位支持残障人的方式。 坦白的说,在成为残障人之前,我不知道什么是能力主义。 简而言之,能力主义是对残障个体或残障群体的歧视,是目前很流行的社 会观念。根据网站“disability equality 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