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鸭 (Spring Duck)

3D超声波图片让盲人父母摸到了自己孩子的脸


26岁的泰勒·埃利斯是生活在马里兰州基斯维尔的一位盲人妇女。当收到她孩子的3D可触摸照片时,她显得非常动情。“当打开装有照片的盒子时,我觉得有点紧张。”埃利斯说:“我从未接触过3D图像,而现在盒子里就装着我孩子的3D相片,这无论如何是份惊喜。”


制作这种3D照片的想法源于几年前巴尔的摩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为患有脊柱裂的胎儿设计的一个治疗程序。约翰·霍普金斯胎儿治疗中心的产科和外科医生杰娜·米勒发现,3D打印的图片可以让她获得需要在子宫内做脊柱裂手术胎儿的清晰图像。


这一手术称为胎儿脊髓脊膜膨出修补术。手术是通过母亲子宫的两个小切口进行的。过去,医生需要打开子宫对胎儿的脊柱进行手术。而新的治疗方法则是手术团队利用包裹在一个球体内的婴儿3D模型提前进行微创手术,“所以,医生们可以尽可能多地了解并预计手术的结果。”米勒介绍说。


约翰·霍普金斯等研究型医院长期以来一直使用3D打印技术来制作用于外科手术的人体器官、胎儿心脏模型、假肢甚至是可以治疗多个病人的呼吸机分离器。米勒说,利用3D技术为盲人制作其胎儿的模型是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一位超声波专家的创意。


3D超声波通常只用于那些为了诊断而需要胎儿清晰影像的病例。在为一位盲人母亲进行超声波扫描时,这位专家就为其制作胎儿3D模型的问题征求了米勒的意见:“你认为我们能这么做吗?”而米勒回答:“如果你能制作出胎儿清晰的影像就可以做。”因为3D超声波无法扫描到胎儿的全身,所以该团队决定只制作胎儿的面部影像。


埃利斯的丈夫杰里米·埃利斯也是视障人。她们有两个女儿,分别是5岁和3岁。当两个女儿出生时,泰勒·埃利斯还有些残余视力,但之后她的青光眼不断恶化,直至完全失明。如今,她能通过3D相片来认识自己的第三个孩子,让她感到了全新的体验。


“胎儿的3D相片带给了我超真实的感受。”埃利斯说。丰富的细节让埃利斯有了首次怀孕的感觉。埃利斯说,超声扫描的结果有时会让父母们失望,因为超声扫描会检测出人工检查无法发现的问题。如果胎儿存在问题,医生们就会对父母做出解释。


米勒说,据她所知,目前只有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能够制作胎儿的3D可触摸图片。图片的材料成本大约是1.40美元,每张图片的制作时间大约是3.5小时。


帕梅拉·劳尔是马里兰州斯诺希尔的一位高中教师,她是约翰·霍普金斯医院首位婴儿面部3D图像的接受者。帕梅拉·劳尔视力正常,但她说,她的胎儿长有先天性囊肿,可影响胎儿的心脏。医生们利用分流的办法以排出囊肿。而在孩子出生前,每周都要做超声波检查。现在,这个孩子已经将近4岁,身体非常健康。


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接受了超声波检查又看到了胎儿的3D图像,劳尔和她的丈夫对这样的3D图像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并向医生们提出了许多关于胎儿3D图像的问题。在孩子出生回家后,医生们把孩子胎儿期的面部3D图像寄给了劳尔。“3D照片真是好极了,看起来真像我的孩子。”劳尔说。


马里兰州盲童家长协会主席米利莎·米科博诺说,胎儿的3D可触摸图片一定会带给盲人父母极大的惊喜。米利莎·米科博诺和她的丈夫马克·米科博诺都是盲人,而马克·米科博诺又是马里兰州盲童家长协会的领导机构——全美盲人联合会的主席。她们共有三个孩子,其中两个也患有眼疾。


当13年前第一次怀孕时,技术人员给了米利莎·米科博诺一张胎儿的可触摸图片。但那张图片上的影像只是稍稍凸起于页面,所以米利莎·米科博诺将其称之为2.5D。“看不到胎儿的超声波影像总是让我觉得有些小小的遗憾。”米利莎·米科博诺说。


米利莎·米科博诺说,我真想有一张这样的3D照片。“这是让父母们认识胎儿的好办法。”她说。她认为,这样的服务必将让许多人受益。


“通过触摸了解胎儿的样子,会带给许多父母和他们的家人新奇的感受。”米利莎·米科博诺说:“只看普通的图片会让我们错过体验其他感观的机会。”她说:“我相信,除了盲人,其他人也会对这样的可触摸图片感兴趣。”


针对制作超声波图像的问题,米勒提出了警告。虽然可以制作出胎儿的超声波图片,但超声波毕竟是一项检查手段,并不是可以随意拿来游戏的。米勒说:“在考虑制作超声波图片时,我们一定要谨慎些。”


外科手术中的任何创新都可能改变孩子的生活,米勒说:“不过,我们要利用所有机会加强母亲们的妊娠体验,无论她们面临什么样的挑战。所以针对盲人母亲们,我们要为她们创造独特的体验,要努力提升针对盲人母亲们的护理水平。”


对埃利斯来说,借助3D图片,她终于可以在孩子出生前消除自己的疑虑了。“我不喜欢自己的鼻子,”她说。埃利斯希望孩子能有像她丈夫一样的鼻子。“图片上让我最开心的事情就是鼻子,”埃利斯说:“摸起来孩子的鼻子很像他爸爸。”


译自:New York Times, 9th August 2020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health/its-your-baby-and-its-like-wow-3-d-images-from-ultrasounds-allow-blind-parents-to-feel-their-infants-face/2020/08/07/05241892-a4d7-11ea-8681-7d471bf20207_story.html


0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Crip Camp——一部表现残障权利的史诗级纪录片

作者:Matthew Carey Judy Heumann是奥斯卡提名纪录片《Crip Camp》的主角之一。因为小儿麻痹,Judy从小就要使用轮椅。1950年代初,Judy五岁时,她妈妈想让她上纽约市的幼儿园。但幼儿园的工作人员只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Judy,就拒绝了她妈妈的入园申请。 “幼儿园园长说我在火灾时无法逃生,所以我不能入园。”Judy回忆说:“园长让我妈妈别担心,教育委员会会派老师送

促进学校融合教育的9条建议

对于学校来说,创建完全融合的教学环境虽然很难,但并非不可能。 在日常工作中,学校在教学和后勤两方面本已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而要满足残障学生的需要更是难上加难。所有人都清楚必须要创建完全融合的学习环境,但要实现这一目标却要经历许多周折。 无论怎样改变软硬件环境,想要搞好融合教育并达到相关法律的规定,学校都要付出极大的努力。因此,在这篇文章里,我们汇总了一些简单易行的方法,希望这些方法能够帮助学校真正做

能力主义语言——对残障人不得不防的伤害

作者: Rachel Cohen-Rottenberg “经济因债务而瘫痪。” “想要入侵叙利亚简直是疯了。” “他们看不见别人的痛苦。” “只有傻瓜才会相信。” 在我们的文化中,残障隐喻比比皆是,而这些词汇又几乎都是贬义词。 你看出问题了吗?这些隐喻的对象都是身体或精神的残障:瘫痪、跛足、精神病、病人。 这是侮辱吗?这些词汇好像无穷无尽:聋子、哑巴、瞎子、笨蛋、白痴、傻子、疯子、弱智、精神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