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鸭 (Spring Duck)

隐形感官的力量

我闭着眼睛坐在桌边,一边说着“测试!测试!测试!”,一边前后移动着面前的餐盘。这看起来可能挺搞怪,但我确实是在教自己回升定位的高超技巧。也就是说,我想像蝙蝠和海豚那样,靠回声来导航。


作为一些盲人精准认知周围环境的方式,近些年来回声定位越来越受到了重视。盲人们用嘴发出“哒哒声”,再听其回声,就能探测到树、建筑物和门洞。有研究显示,无论是盲人还是明眼人人,都能学会回声定位的基本方法。因此,有越来越多的研究鼓励人们挖掘感官潜能,唤醒那些被忽视,被压抑,甚至是被认为非人类的感官。


人类回声定位的概念虽然形成于1940年代,但直到最近十年,人们才对其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和学习,才将其视为盲人改变生活的一种潜在方法,以及测试人类处理感官信息的方式之一。


“我们测试了最好的人类回声定位,我们将这些被试者称为‘回声专家’。”杜伦大学心理学教授,人类回声定位世界顶级专家Lore Thaler说:“我们的被试者使用回声定位已经很长时间,而且都能很成功的使用这一技能。他们利用回声定位所做的事情绝非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仅依靠弹舌声,回声专家就能探测到一米外的光盘是否被移动了一个手指宽的距离。他们还能说出两米外的障碍物是路灯杆、小汽车还是树。即便是初学回声定位的人,也能探测到30米外的墙壁。


这并不是说回声定位可以像视觉一样准确。有些蝙蝠可以利用超声波捕捉到飞蛾,但人类的回声定位却很难追踪到这样小的目标。此外,人类的回声定位只能探测到三维物体,无法阅读印刷的文字材料。


不过,Thaler认为,回声定位仍旧是个强大的技术。Thaler的研究显示,与盲杖、导盲犬等传统的助行工具结合使用,回声定位也可以改变盲人的生活。利用回声定位,盲人可以避开头部高度的障碍物,甚至还能找到自家的门廊。所以,在回声定位的帮助下,盲人出行会变得更加安全,更加便利。“对乐于出行的盲人来说,这些小事可以让他们更自信。”Thaler说。


虽然Thaler是健视人,但她也能熟练使用回声定位,并且教盲人使用这一技术。在Thaler的学生中,甚至还有三岁的盲童。


“如果一个明眼人失去了视力,那么移动、行走都会比较困难。”Thaler说:“但有了回声定位就容易多了,因为在回声定位的帮助下,盲人们可以更好地探索所处的空间。”


如果想试试回声定位,可以先拿盘子或托盘做实验。请闭上眼睛,开始说话或弹舌,然后前后左右移动盘子。这时候一定要注意声音的变化。


在闭上眼睛的情况下,试验者可以逐渐说出盘子的位置。下一步,Thaler建议试验者可以站在墙角,然后慢慢旋转,利用回声来判断是面向墙壁还是面向房间。


目前,Thaler和她的同事们正在研究明眼人和盲人在学习回声定位时的大脑扫描,初步的研究成果令人吃惊。当明眼人学习靠声音线索导航时,他们大脑中负责视觉的部分也会参与工作。


“我们习惯于将视觉看做是独立的感官,人体有特定的器官来处理视觉比如眼睛、大脑的特定区域等等。”Thaler说。但是,人类的大脑可能可以更灵活的处理感官信息,比如用耳朵视物,只不过明眼人平时用不着这样做而已。


正如Thaler所说:“明眼人在大部分时间里是通过视觉来认知空间环境的。正因为有视觉,所以平时明眼人几乎没有机会来挖掘其他感官潜能。”


在日常生活中,人类真正的感官超能是通过多技能的协作来实现的,这是因为单一的感官相对较弱,无法实现超能力。


“通常,人们在被迫用一种方式使用一种感官时都会感到惊讶,因为这时他们发现了单一感官的局限性。”杜伦大学助理研究员James Negen说,“比如,我们的周边视力是相当差的,但如果和听觉等其他感官结合起来,我们就能发现驶近的车辆等物体,这就是“双模精度优势”,而这样的感官协作对安全的横穿马路这样简单的事情又是至关重要的。”  


但是,儿童并不具备协同多感官工作的能力。


“10岁以下的儿童,甚至是婴儿的许多活动都是需要视觉、听觉,或感觉、视觉协同工作的。也就是说,在这些活动中,不同的多感官共同发挥着作用。”Negen说:“两种感官的协同工作肯定要比一种感官更精确,但多感官的协同工作是非常具体的事情。不过,多个研究都显示,儿童不具备多感官协同工作的能力。”


儿童是很难掌握回声定位的。成年人可以将回声定位技术和残余视力结合使用,二者的结合要好于其中的任何一个感官。而一般来说,儿童是很难将二者结合起来的,儿童只会单纯地使用视觉和听觉。目前的问题是在接受训练后,儿童是否能将视觉和听觉结合起来。


Negen和他的团队在实验室环境中取得了成功。在完成任务后,他们会向参加试验的儿童详细描述他们使用听觉或视觉的情况。之后,参加试验的儿童可以像成年人一样将听觉和视觉结合起来,并做出更加准确的判断。进一步的试验将验证这样的训练是否具有持续效果。


“我仍然在做回声定位的试验,并在试验中引入了Lore Thaler对初学者的建议。目前,我已经能闭着眼睛只靠回声定位穿过门洞,这是我取得的最大成果。令我感到惊奇的是,回声定位的能力一直隐藏在我体内,未被使用过,也未被注意到,直到我做了餐盘试验,这一能力才被激活。那么,在人类身上是否还有其他未被发现的隐形感官呢?”


译自:BBC news

18th March 2019

http://www.bbc.com/future/story/20190314-the-power-of-hidden-senses-like-echolocation

0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著名编剧助力残障融合 译者:YZJ “看看Marlee Matlin,”他说:“她是我在荧屏上见过的最好的演员,也是奥斯卡奖得主。但是,我认为她的付出和她的收获并不成正比。她应该能成为能赚大钱的精英明星。” 《黑暗物质三部曲》的编剧Jack Thorne将媒体中关于残障代表性的讨论称为“被遗忘的大问题”,而这一观点又得到了许多残障人的支持。正如Thorne所说,批评者们的立场往往具有两面性。一方面

新的街道设计阻碍盲人出行 作者:Ian Hamilton 在格拉斯哥,一项旨在鼓励居民步行或骑自行车外出的计划,造成了该城市视障人士出行的更大风险和更多障碍。 索奇霍尔街“Sauchiehall Street”是这一名为“大道项目”计划改造的第一条街道。这一项目计划改造17条街道,最终实现格拉斯哥的环保目标。 全盲人士奥黛丽·沃德表示,现在如果有盲人拿着盲杖走在索奇霍尔街上,其体验一定无比糟糕。新

创造融合教学环境——给老师们的12条建议 译者:YZJ 现在,融合已经成为了教育界的热词,尤其在英格兰和威尔士。课程标准规定,无论学生有怎样的需求,学校和老师必须确保所有学生的有效学习。 然而,就学校和教育而言,融合教育到底意味着什么?在课堂教学中,应该如何开展融合教学?教师又应该怎么做才能让需求各异的学生们受益? 融合的意义 简言之,融合教育就是要确保有着不同需求和学习障碍的所有学生获得同样的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