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鸭 (Spring Duck)

被边缘化的残障教师剑桥大学

一项针对英格兰残障教师的研究呼吁要尽快改善残障教师的工作境遇。这一研究发现,在工作中,英格兰的残障教师面临着严重的歧视和障碍,而歧视和障碍又影响到了残障教师的事业发展。


剑桥大学所做的这一研究认为,在学校大力推进融合的今天,残障教师仍旧处于边缘地位。这一研究对若干位教师进行了深度访谈,并据此提出了改变这一局面的建议。这一研究确定了鼓励更多残障人从教的必要性,并强调了残障教师带给学生的知识、技能和同情心。


研究报告指出,残障教师仍然面临着歧视,而造成歧视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同事固有的偏见,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为了完成多项绩效目标,学校无暇也无力满足残障教师的不同需求。由此便可理解受访者讲述的遇到的公然歧视了。比如,有一位教师要求请假,而学校却让她坚持工作;另一位教师在优化了她无法操作的系统后却遭到了学校的处分。


这是一项小规模的研究,研究利用已有的证据和对10位残障教师的详细访谈展示了残障教师的工作状况。在一定程度上,这一研究反映了英格兰残障教师人数少的现实。政府在2016年所做的调查显示,只有0.5的教师报告说自己是残障人,而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在英格兰的总人口中,有16%是处于工作年龄段的残障人。


此外,这一研究也是同类研究中唯一涉及残障教师的一项研究。这一研究的撰稿人表示, 无论在研究领域还是融合教育领域,残障教师通常都会被边缘化,撰稿人希望她们的研究能够收集到更多的证据,从而为政策制定和工作实施提供可靠的依据。


这一研究的领头人是剑桥大学教育系的Nidhi Singal教授和Hannah Ware博士。这二位专家均为剑桥大学残障和教育研究网络的成员。


Ware博士说:“全社会都在关注主流教育的融合进程,但在这一过程中,应当在促进教育融合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的残障教师却被抛在了一边。我们的研究结果提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即在进一步推进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融合的过程中,怎样才能不使残障教师边缘化。”


Singal教授补充说:“我们收集的大量证据证明,残障教师在工作中承受了过重的压力,而招收更多的残障教师,则会减轻残障教师的工作压力。对学校来说,招收残障教师是个双赢的局面:残障教师不仅是学生们很好的榜样,同时也可以用自己的知识和技能来丰富教学内容,提高教学质量。”


  参与研究的教师包括了不同的残障类别。这些教师都不愿意公开自己的个人信息,其中有些教师还不想让学校知道自己参与了该项研究。


  通过对教师的访谈,研究人员发现,接受访谈的教师有着许多共同的经验和经历。大部分教师都认为,自己能够很好地处理与学生的关系。许多教师都有在课堂上应对自身残障的办法。比如,一位存在诵读障碍的教师介绍,在上课时她会利用自己的残障,训练学生做拼写练习。


  同时,研究结果显示,残障教师有着高度的同理心,并能很好的安排适合学生的教学和学习方法。此外,残障教师还能帮助学校推进融合,并能促进积极的残障观。


  在访谈中大部分残障教师表示,她们与同事的关系存在问题。好几个教师都说,在工作中她们感到孤独,而且认为自己受到了同事的轻视。这些教师认为,她们的同事很关心残障儿童面临的问题,但在对待成年残障人时却表现的缺乏残障意识。一位教师介绍,每次当她要求学校做出便利她工作的调整时,都会遇到“充满敌意的环境”。另一位患有三肢原发性淋巴水肿的教师说,只要她请假,学校领导就会不高兴。


  在参与访谈的十位教师中,有九人认为自己在工作中遭遇过歧视性待遇。一位患有肌痛性脑脊髓炎和纤维肌痛的教师说,在一次严重的疾病发作后,学校要求她立刻上班。副校长告诉她:“你一定要坚持工作。”


  另一位教师说,因为她患有黄斑变性,所以无法用规定的颜色(红色和绿色)来批改作业。但当她想出办法,用电脑给学生反馈之后,却因为违反了学校的规定而遭到了学校的处罚。


  研究人员认可教师们的遭遇,研究人员认为,许多问题源于系统性的压力。在研究结束后爆发了新冠肺炎疫情,而疫情又给学校带来了更多的压力,使得学校更加无暇顾及残障教师的需求。“学校的员工都很善良,如果在校外,她们会竭尽全力帮助残障人士,”Singal说:“但在学校,教师们最先考虑的是如何做好自己的工作。”


  该项研究提出了在不同水平上改善残障教师处境的办法。研究的参与者大多强调了导师、支持性网络以及高级领导理解残障教师困难的重要性。“我不知道我是否是第一个残障体育教师,但我觉得我实在是没有得到什么支持。”一位研究的参与者说:“我很希望有机会和其他残障教师交流。”


  因此,研究人员认为,如果能有更多的残障人士从教,将给残障教师和学校带来多种好处。此外,研究人员还强调了残障意识培训,尤其是针对学校领导的残障意识培训的重要性。


  有鉴于该项研究有限的规模和范围,该项研究的研究人员希望有更多针对残障教师的研究,并得到更多有关英格兰学校中残障教师的案例和数据。“残障教师的处境不仅是教育问题,也涉及在工作中残障人被侵权的问题。”Ware说:“如果我们能更多的理解残障教师的处境和面临的困难,我们就有可能为残障教师创造更好的工作环境。”


          该项研究成果发表在《残障与社会》(Disability & Society)期刊上

                               译自:EurekaAlert

28th January 2021

https://www.eurekalert.org/pub_releases/2021-01/uoc-dtb012621.php

0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Crip Camp——一部表现残障权利的史诗级纪录片

作者:Matthew Carey Judy Heumann是奥斯卡提名纪录片《Crip Camp》的主角之一。因为小儿麻痹,Judy从小就要使用轮椅。1950年代初,Judy五岁时,她妈妈想让她上纽约市的幼儿园。但幼儿园的工作人员只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Judy,就拒绝了她妈妈的入园申请。 “幼儿园园长说我在火灾时无法逃生,所以我不能入园。”Judy回忆说:“园长让我妈妈别担心,教育委员会会派老师送

促进学校融合教育的9条建议

对于学校来说,创建完全融合的教学环境虽然很难,但并非不可能。 在日常工作中,学校在教学和后勤两方面本已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而要满足残障学生的需要更是难上加难。所有人都清楚必须要创建完全融合的学习环境,但要实现这一目标却要经历许多周折。 无论怎样改变软硬件环境,想要搞好融合教育并达到相关法律的规定,学校都要付出极大的努力。因此,在这篇文章里,我们汇总了一些简单易行的方法,希望这些方法能够帮助学校真正做

能力主义语言——对残障人不得不防的伤害

作者: Rachel Cohen-Rottenberg “经济因债务而瘫痪。” “想要入侵叙利亚简直是疯了。” “他们看不见别人的痛苦。” “只有傻瓜才会相信。” 在我们的文化中,残障隐喻比比皆是,而这些词汇又几乎都是贬义词。 你看出问题了吗?这些隐喻的对象都是身体或精神的残障:瘫痪、跛足、精神病、病人。 这是侮辱吗?这些词汇好像无穷无尽:聋子、哑巴、瞎子、笨蛋、白痴、傻子、疯子、弱智、精神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