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鸭 (Spring Duck)

著名编剧助力残障融合

著名编剧助力残障融合

译者:YZJ

“看看Marlee Matlin,”他说:“她是我在荧屏上见过的最好的演员,也是奥斯卡奖得主。但是,我认为她的付出和她的收获并不成正比。她应该能成为能赚大钱的精英明星。”

《黑暗物质三部曲》的编剧Jack Thorne将媒体中关于残障代表性的讨论称为“被遗忘的大问题”,而这一观点又得到了许多残障人的支持。正如Thorne所说,批评者们的立场往往具有两面性。一方面,他们承认在制作影视节目的各个阶段都缺乏残障声音,但另一方面又从不质疑这种现象。作为编剧,Jack Thorne希望自己的工作不但能推进这一讨论,更能促进残障融合。

在残障话题方面,Thorne有着独特的话语权。在剑桥读大学时,他就被诊断出患有胆碱性荨麻疹,这是一种对物理、自然以及自产热过敏的疾病。这一诊断让Thorne感到一头雾水。“直到今天,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患上这一疾病。”Thorne说。

“我听说这一疾病是因为患者没有处理好不良情绪而引起的。”Thorne说。Thorne努力忍受着身体的不适,而医生告诉他,这一疾病可能延续终生,这也让他倍感压力。最终,这一疾病持续了15年,并迫使他从剑桥退学。

Thorne说,刚得病时他没想太多,也没设定任何目标。在那段时间里,他用影评的形式写了本日记,不过他承认日记的内容很自我。“日记的内容太自怜,基本都是胡扯。”Thorne说:“我不怕成为残障人,但我不知道究竟该做些什么。”Thorne现在承认,当时他的情绪很悲观,而且无心应对生活。

就在Thorne刚刚适应了新的生活方式时,他被格拉伊剧院公司(Graeae Theatre Company)所吸引。格拉伊剧院公司是英国的一个演出团体,其演职人员大多是听障和其他类别的残障学生,创作人员也是残障人。“在看过这个团体的演出后,我好像知道了自己应该干什么,应该去找谁,应该去发现什么,不过我仍旧觉得我不属于他们。”Thorne说:“我觉得我好像在试穿一双不属于我的鞋。”而盲人剧作家Alex Palmer却告诉Thorne,他是残障人,当然应该和剧团的朋友们在一起。

“那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之一,因为到那时为止,我已经在痛苦中挣扎了很长时间。”Thorne说。Thorne认为,与其他残障人相比,他所经历的痛苦实在微不足道,而正是格拉伊深深地改变了他。之后,Thorne为格拉伊创作了第一部在国家剧院上演的作品。

隐性残障是残障社群热议的一个话题,残障人经常会比较谁更残障。这是Thorne在成为残障人之后的感受,而这种感受又让他深感不安。“残障人喜欢比较残障程度,看看他人的残障是否合法。”Thorne说。

“在我的病情好转后,我便不再是法定残障人。填表时,我从不会说自己曾经是残障人,因为我觉得那么做不合法。不过,我仍然希望我是个残障人。”Thorne说。因为患病十几年,Thorne看到了残障人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因此他希望能借助自己的经验,实实在在地帮残障人解决一些问题。

在谈及残障融合时,Thorne说:“人们希望影视业在促进残障融合方面能发挥积极的作用。”即使在病情好转后,Thorne也在继续与格拉伊合作,并开始撰写关于残障的影视剧本。2016年,Thorne和他的剧组凭借讲述一对残障夫妇争取女儿监护权的电视电影《不要带走我的孩子》荣获“英国电影艺术学院奖”。剧中女主角的扮演者Ruth Madeley本人就是患有脊柱裂的残障人。

“在领奖仪式前我们被告知,如果我们获奖了,所有能走上台的人都要自己走上台领奖,”Thorne说,“但Ruth Madeley会被连轮椅一起抬到后台,在其他人之后领奖。”Thorne和剧组的其他人拒绝这样做,他们决定跟着Ruth Madeley一起从后台门上场领奖。

Thorne坚持与残障演员合作,从上面提到的Madeley,到格拉伊的Palmer,再到出演过《黑暗物质三部曲》以及Thorne参与剧本撰写的BBC短剧系列《Crip Tales》的Mat Fraser。只要所写剧本的内容与残障有关,Thorne就必须要吸纳残障人参与工作,他说,这样做不仅是为了向残障人咨询,更是请残障人参与剧本创作。

Thorne说,他对隐性残障的题材很熟悉,但要写肢体残障的内容就要征求别人的意见了。在写第一部关于残障人的系列剧《Cast Offs》时,他邀请了Palmer和非残障作家Tony Roach共同参与创作。“我们谈了许多,也写了许多,真正保证了大家的共同创作。”Thorne说。

Thorne很重视这样的共同创作,而这样的共同创作在有关残障的叙事中往往又是缺失的。

“如果没有了讲故事的人,创作就缺少了最重要的元素。”Thorne说。即便是非残障编剧像大部分好莱坞故事那样抓住了一个现实题材,也会给人缺乏真实性的感觉。

“编剧闭门造车肯定写不出反应真实生活的好作品。”Thorne说:“只有听到残障演员讲述他们的亲身经历,编剧们才能讲好自己想讲的故事。只有残障演员才能告诉编剧有关残障的真实体验,才能证明这样的方式有多么正确。”就此而言,Thorne已经走上了正确的道路。最近,Thorne和听障女演员Genevieve Barr共同创作了一部纪念《英国反歧视法》的戏剧,这是Barr参与创作的第一个剧本,Thorne希望他们今后能有更多的合作。

Thorne说,他很愿意成为残障群体的倡导者和盟友。“不过,有时候这有点难。在我和演员谈话时,谈话的人又是我喜欢的演员,如果他们说了冒犯残障人的话,或者表现出能力主义的优越感,我也很无奈。”Thorne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影响到真正的倡导。

“除了讲述残疾人的故事,真正的任务应该让残障人出现在主流节目中,出演一些非残障的角色,因为这是我们社会的真实反应。”Thorne说。

Thorne听到过许多不用残障演员的理由,其中一个主流说法是残障演员缺乏表演经验。“看看Marlee Matlin,”Thorne说:“她不仅是我在荧屏上见过的最好的演员,也是奥斯卡奖得主。但是,我认为她的付出和她的收获并不成正比,她应该能成为能赚大钱的精英明星。”

除了与残障创作者合作,Thorne一直希望他参与创作的节目和电影能充分体现融合性。Thorne承认,他希望在《黑暗物质三部曲》中吸纳更多的残障演员。“这是我们想在第三集中解决的问题” Thorne说:“我们希望《黑暗物质三部曲》能讲述真正的残障故事。我们希望在第三集中能更好的实现这一目标。”


译自:Indie Wire

https://www.indiewire.com/2020/11/his-dark-materials-jack-thorne-disability-1234596607/

0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新的街道设计阻碍盲人出行 作者:Ian Hamilton 在格拉斯哥,一项旨在鼓励居民步行或骑自行车外出的计划,造成了该城市视障人士出行的更大风险和更多障碍。 索奇霍尔街“Sauchiehall Street”是这一名为“大道项目”计划改造的第一条街道。这一项目计划改造17条街道,最终实现格拉斯哥的环保目标。 全盲人士奥黛丽·沃德表示,现在如果有盲人拿着盲杖走在索奇霍尔街上,其体验一定无比糟糕。新

创造融合教学环境——给老师们的12条建议 译者:YZJ 现在,融合已经成为了教育界的热词,尤其在英格兰和威尔士。课程标准规定,无论学生有怎样的需求,学校和老师必须确保所有学生的有效学习。 然而,就学校和教育而言,融合教育到底意味着什么?在课堂教学中,应该如何开展融合教学?教师又应该怎么做才能让需求各异的学生们受益? 融合的意义 简言之,融合教育就是要确保有着不同需求和学习障碍的所有学生获得同样的学

我闭着眼睛坐在桌边,一边说着“测试!测试!测试!”,一边前后移动着面前的餐盘。这看起来可能挺搞怪,但我确实是在教自己回升定位的高超技巧。也就是说,我想像蝙蝠和海豚那样,靠回声来导航。 作为一些盲人精准认知周围环境的方式,近些年来回声定位越来越受到了重视。盲人们用嘴发出“哒哒声”,再听其回声,就能探测到树、建筑物和门洞。有研究显示,无论是盲人还是明眼人人,都能学会回声定位的基本方法。因此,有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