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鸭 (Spring Duck)

神经多样性适合每个人

作者: Fergus Murray

译者:Y, W, S


多样性可以使生态系统变得更丰富:生物多样性有助于建立更具弹性的系统,从而增强应对冲击的能力,并调试生活和工作。对人类群体来说,小到一个小组,大到整个社会,多样性都是有益的。多样性可以帮助我们做出更好的决策。 我们向有不同观点的人学习做事和认识问题的新方式。这种不同思想的碰撞才能使我们不断发展完善。同时,无论我们是否喜欢,多样性也是人类社会不可避免的特征。人们的经历千差万别,只有倾听并了解他们的真实感受,我们才能把事情办好。


“羊群效应”会导致大多数人的失败 。我们之中,并非大多数都是白人、男性、异性恋者、生活富裕、能干、神经典型的普通人。但在这个圈外的其他人肯定都对这些人有他们自己的看法。 在这里我们需要讨论一种优势:观点的优势。所谓主流人群的观点优先于其他观点。因此,我们听到的总是这些人接受的挑战和他们取得的成功。而弱势群体面临的问题却不为人知。如果你从没体验过作为美国白人男性的感觉,那么海量的图书、电影、电视节目会蜂拥而至,争先恐后的告诉你。


人类多样性的一个方面是我们所拥有的处事风格的多样化,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神经多样性。类似其他种类的多样性,神经多样性或许是正能量,但却给那些被视为是非主流的人们造成了巨大的压力。从许多方面看,社会似乎是所有人趋同思想共建的结果。然而,如果换个角度,很明显又没有一种标准的思维方式,但大部分人很少考虑这一点。我们会猜测所有人都有类似的感官处理、思考方式和执行功能,但事实上这些功能有着很大的差异。如果不信,你可以问问你朋友的内心想法和视觉想象,或者他们对嘈杂环境的感受。在人类社会中,几乎没有什么神经常态化的所谓正常人。不过一部分人的思维比其他人更常态化。这些人的想法比较大众化,或者符合社会默认的标准,他们的生活也因此比较顺利。


事实上,在很多情况下,非常态化的想法更受到重视。因为大部分非主流的想法往往有着明显的优缺点,并且会带来不寻常的视角。所以,科学家和艺术家往往显得比较怪异,他们关注的焦点和不寻常的想法也往往被视为是有价值的。如果足够幸运,他们会发现,他们不那么墨守成规的思维利大于弊。


不过,总的说来,一个人的想法越常态化就越能适应这个世界,而像自闭症、失读症、多动症这样通常有明显非常态化思维的人们,则会遇到障碍重重的感官环境、认为他们无能的假设以及社会排斥等等各种各样无形的障碍。人们对事物总会有常态化的期望,但无论是怎样的常态化期望都会给我们的生活增添困扰。


每个人在生活中都有被误判或被误解的时候。这对被误判的人来说是很糟糕的,但对误判别人的人来说也不是好事,因为这意味着他们都丧失了自己的优势。在学校和工作场所,如果有人的想法有别于他人,那么这些人是会经常被误解的。在这种环境里,人类的潜能受到了严重的抑制。这样被误解和误判的事情司空见惯,甚至有着相对常态化思想的人们也不能幸免,因为大多数人几乎无法理解其他人不同的想法。


大致说来,残障是指按照常态标准人们所欠缺的能力。残障使一些残障人无法适应其所处的硬件及社会环境,并无法达到他人的期望。通常,人们是不会认为自己有残障的,除非因此而无法做自己想做或需要做的事情。残障并非全是由他人的态度和残障人面临的障碍造成的,但残障的产生的确不能脱离其所处的社会环境。2019年时,英国的大部分自闭症人士是残障者。而一般情况下,当自闭症人士被发现是残障人时,就会被贴上异常思维的标签。


有些自闭症人士也许在几乎所有的情况下都会表现出残障状态。但令人困惑的是,在不同的时间和场合社会期望存在巨大的差异,而改变环境又可能会极大地促进这些自闭症人士发挥其能力。实际上,重度神经障碍人士也包括在神经多样性范畴内。


我们可以说我们不想改变我们处理问题的方式,但不会说我们不想改变自己。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有需要改进的地方,除非有人确信自己已经非常完美了。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我相信其他人也会发现这些人身上的不足之处。只要有愿望和机会,每个人都可以改变自己,即使所有的改变都可能付出代价。


我们可以完全接受一个人,并同时向其提供成功生活所需的支持和帮助。但如果我们从根本上对一个人存在看法,就不会完全接受他,这包括了这个人与生俱来的非主流思维。我们可以帮助一个孩子成长、学习,但永远不会改变对这个孩子的固有看法,也不会欣赏使其具有独特性的因素。


自我接纳是很难的,尤其是在我们感觉不被别人接纳的时候。然而,如果没有自我接纳,自我完善就会更难。只有了解了我们面临的困难和优势,我们才能实现自我接纳和自我完善。

10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Crip Camp——一部表现残障权利的史诗级纪录片

作者:Matthew Carey Judy Heumann是奥斯卡提名纪录片《Crip Camp》的主角之一。因为小儿麻痹,Judy从小就要使用轮椅。1950年代初,Judy五岁时,她妈妈想让她上纽约市的幼儿园。但幼儿园的工作人员只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Judy,就拒绝了她妈妈的入园申请。 “幼儿园园长说我在火灾时无法逃生,所以我不能入园。”Judy回忆说:“园长让我妈妈别担心,教育委员会会派老师送

促进学校融合教育的9条建议

对于学校来说,创建完全融合的教学环境虽然很难,但并非不可能。 在日常工作中,学校在教学和后勤两方面本已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而要满足残障学生的需要更是难上加难。所有人都清楚必须要创建完全融合的学习环境,但要实现这一目标却要经历许多周折。 无论怎样改变软硬件环境,想要搞好融合教育并达到相关法律的规定,学校都要付出极大的努力。因此,在这篇文章里,我们汇总了一些简单易行的方法,希望这些方法能够帮助学校真正做

能力主义语言——对残障人不得不防的伤害

作者: Rachel Cohen-Rottenberg “经济因债务而瘫痪。” “想要入侵叙利亚简直是疯了。” “他们看不见别人的痛苦。” “只有傻瓜才会相信。” 在我们的文化中,残障隐喻比比皆是,而这些词汇又几乎都是贬义词。 你看出问题了吗?这些隐喻的对象都是身体或精神的残障:瘫痪、跛足、精神病、病人。 这是侮辱吗?这些词汇好像无穷无尽:聋子、哑巴、瞎子、笨蛋、白痴、傻子、疯子、弱智、精神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