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鸭 (Spring Duck)

新的街道设计阻碍盲人出行

新的街道设计阻碍盲人出行

作者:Ian Hamilton

在格拉斯哥,一项旨在鼓励居民步行或骑自行车外出的计划,造成了该城市视障人士出行的更大风险和更多障碍。

  索奇霍尔街“Sauchiehall Street”是这一名为“大道项目”计划改造的第一条街道。这一项目计划改造17条街道,最终实现格拉斯哥的环保目标。

  全盲人士奥黛丽·沃德表示,现在如果有盲人拿着盲杖走在索奇霍尔街上,其体验一定无比糟糕。新的街道拓宽了人行道和自行车道,但与传统的路缘相比,现在路边只有坡度很小的斜坡。

  走在这样的街道上,Audrey很难用盲杖探测到人行道的尽头,也很难用盲杖发现自行车道的起点,这意味着她稍不留神就会走上自行车道。

  “路上没有标志,也没有盲道。”Audrey说:“因此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要过马路,也听不见经过我身边的自行车。我能独立出行,但如果走在这样的街道上,我就要人领路了。”

  导盲犬使用者Emma McElwee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

  “路上没有区分人行道和自行车道的标记,所以我很容易就会走上自行车道,而且我也很难听见过来的自行车。”她说。

  导盲犬往往会专注于寻找路缘,以便提醒Emma到达了路边,所以很难顾及到其他的危险。因此,如果没有人领路,Emma自己是不会走这条路的。

  Emma说:“在这样的情况下,让盲人们多出行,多参与社会活动,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面对这样的路况,目前我肯定更愿意打车出行。所以,这样的街道改造,无疑给盲人的独立出行造成了困难。”

  “视觉苏格兰”的负责人,盲人定向行走培训师Laura Walker说,格拉斯哥市议会没有广泛听取残障人的意见。

  “由此看来,格拉斯哥并不是一个适宜所有残障人居住的城市。”她说:“许多残障人的需求被忽视了。”

  Laura认为,即便具有较高的定向行走能力,盲人也很难独立地走这条路。她表示,为了街道的美观,格拉斯哥市议会剥夺了盲人生活的独立性。

  Laura说:“如果找不到公交车站,或者无法过马路,人们该怎么回家,又该怎么去上班?”

  在回答BBC关于如何提高索奇霍尔街无障碍性的问题时,格拉斯哥市议会表示,他们广泛地征求了残障人团体的意见,并按高标准做出了融合性设计。

  格拉斯哥市议会介绍说,他们正在筹备一个无障碍和融合设计论坛,将吸纳不同的残障人组织参加该论坛。

  “该论坛将更多的关注现场设计,并提供机会,让论坛成员了解格拉斯哥所有基础设施项目的设计。”

译自:BBC Scotland,19th February 2022

https://www.volunteerworld.com/volunteer-program/amazon-wildlife-rescue-in-ecuador-london?wbraid=CjoKCAiApL2QBhBfEioAv37qzfjeI419A7K2ddXWLr_C88I7AFxDleE50UBVEzb4

0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著名编剧助力残障融合 译者:YZJ “看看Marlee Matlin,”他说:“她是我在荧屏上见过的最好的演员,也是奥斯卡奖得主。但是,我认为她的付出和她的收获并不成正比。她应该能成为能赚大钱的精英明星。” 《黑暗物质三部曲》的编剧Jack Thorne将媒体中关于残障代表性的讨论称为“被遗忘的大问题”,而这一观点又得到了许多残障人的支持。正如Thorne所说,批评者们的立场往往具有两面性。一方面

创造融合教学环境——给老师们的12条建议 译者:YZJ 现在,融合已经成为了教育界的热词,尤其在英格兰和威尔士。课程标准规定,无论学生有怎样的需求,学校和老师必须确保所有学生的有效学习。 然而,就学校和教育而言,融合教育到底意味着什么?在课堂教学中,应该如何开展融合教学?教师又应该怎么做才能让需求各异的学生们受益? 融合的意义 简言之,融合教育就是要确保有着不同需求和学习障碍的所有学生获得同样的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