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鸭 (Spring Duck)

感观障碍与自闭症

在这篇文章里,保罗·艾萨克斯介绍了自闭症患者存在的一些主要感观障碍,以及这些障碍对他日常生活的影响。


小时候我不会说话,直到七八岁才有了语言功能。2010年,在我24岁时,我被诊断出患有自闭症。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儿童及成年自闭症患者在感观和信息处理方面存在障碍。下面是自闭症患者在感观以及信息处理方面遇到的一些问题的总结,以及这些问题对我个人的影响。这些信息对教育工作者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如果自闭症儿童存在的感觉统合失调得不到正确的认识和解决,那么他们将无法学习。


视觉处理


物盲(画片中动作失认)

一些自闭症患者尽管能看到同时出现的视觉信息,但却无法概括图象。小时候,虽然不理解也无法处理整个景象,但我会注视某一点。比如,我妈妈有时会惊骇地发现我在抓着一只猫的尾巴摇晃这只猫,而我只是觉得抓住了一个柔软的、毛绒绒的好玩的长东西。


语义盲(语义失认症)

一些自闭症患者是无法只靠视觉理解所视景象的意义的,他们必须依靠其他感观才能理解所视景象的意义。我是个感观探索者。小时候,我需要依靠嗅、拍打、摩擦、舔、吹气才能判断出一个物体的形状、大小以及其他信息。这是我判断人和物体的方式。我会脱掉鞋感觉地面,还会舔手来感觉手掌,并通过舔来判断我看到的其他物体。


脸盲症(人面失认症)

对自闭症患者来说,识别他人的面部是很困难的。比如,人脸对我来说是非常复杂的视觉信息,就像字谜一样,看到人脸时,仿佛有无穷无尽的信息在一瞬间向我涌来。我试着靠声音来辨别不同的人。我知道的另一位自闭症患者是靠发形和头发的颜色来识别他人的,但如果别人的发型和头发的颜色变了,这一招也就不管用了。我还知道有个自闭症学生总是分不清两位老师,这两位老师的体型差异很大,但却带着相同的眼镜。


理解盲(视觉语言失认症)

从观察的角度来看,这是很容易被误导的。一些自闭症患者可以说出或读出信息,就好象他们理解了所看到或读到的信息一样,但我认为,这是阅读语言模仿的一种形式。我很难理解一般性信息,尽管我能阅读,也能发音,但我很难理解所读到的内容。比如,直到现在,在看申请表或传单时,我仍然需要别人帮忙。


听觉(听觉处理)


环境听觉失认(听觉失认症)

有些自闭症患者尽管多次听到同样的声音,但却很难理解这一听觉刺激,也找不到声音的来源。他们无法处理并理解声音的意义。这是非常可怕的。即使在成年后,一句类似“外面有卡车在倒车”这样简单的提醒,也会帮助我理解所听到的噪音,并对之提高警惕。一些看似明显的提醒,比如“这是下课铃,该回家了”,也会带给存在这一障碍的儿童帮助。


语意聋(语言听觉失认症)

一些自闭症患者很难理解语言的意义。当我对语言的理解力下降后,我只能理解别人对我说的前三到四个单词,之后别人的话对我来说就成了没有意义的声响。对自闭症患儿来说,简短、直接又不带有华丽词早和复杂解释的话是最便于他们理解的。


声调聋(声调失认症)

有些自闭症患者是无法辨别他人的声调、声调的变化以及说话的重音的。声调中的潜台词对这些自闭症患者来说是没有意义的,自闭症患儿似乎无法辨别他人说话时的重音和声调,也无法理解声调中潜藏的意义。因此,对自闭症患儿说话一定要直接、清晰、简练。有个自闭症患儿被认定为很顽皮,因为老师刚让他别和本说话,他又马上去和戴维说话了。不过,这个孩子是的确无法理解让他停止说话的内涵意义的。


听觉混乱/过载

有些自闭症患者很难过滤声音信息,而另一些自闭症患者则干脆不能过滤声音信息。如果在一条繁忙的公路上,我能听清人们的说话声,但却无法聚焦想和我说话的人。在我上学时,这一情况更糟糕。


嗅觉(嗅觉处理)


嗅觉过度敏感(嗅觉过敏)

强烈的嗅觉会给自闭症患者造成问题,使他们产生严重的恶心呕吐等生理反映。不过我也知道有自闭症患者将香水洒在围巾上,再利用超敏的嗅觉,在紧张焦虑的时候让自己平静下来。她还利用嗅觉帮助自己记住人和物。


嗅觉迟钝(嗅觉缺失症)

有些自闭症患者是根本没有嗅觉的。我知道有个自闭症患者,在被问及是否有特别喜欢的香水时说,她根本闻不到香水的味道,但能尝到香水里有草莓的味道。


身体平衡(前庭处理)


深度知觉

自闭症患者大多存在身体平衡和协调性障碍,他们弄不清楚身体各部分的协同工作机理,以及身体与周围空间的关系。这些与误判楼梯、桌子的距离等学校事故有关。自闭症患儿的视觉效果是很可怕的。比如,如果有个球向我飞来,我只能看到这个球越来越大,但却不知道这个球正在接近我。


处理疼痛


痛觉迟钝(痛觉缺失)

我记得,在胳膊脱臼,牙齿几乎被碰掉时,我没有感觉到疼痛。我还喝过滚烫的饮料,洗过让我觉得过热、头晕和恶心的热水澡。


认识自闭症换儿感觉处理系统的差异以及学校环境对自闭症患儿的影响是很重要的。合理的调整可以降低感观障碍对自闭症患儿在学校以及社交场所的影响,不过我们首先要了解每个自闭症患儿的情况。针对自闭症患儿的特殊教育需求评估一定要将感观评估纳入其中。


译自:SEN Magazine

Sept 2014

https://www.senmagazine.co.uk/articles/articles/senarticles/an-insider-s-guide-to-sensory-issues-and-autism

0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进步中的台湾无障碍事业

虽然观念和设施有了改进,但仍然有许多事情要做。 台湾是个人口稠密的地区,每平方公里平均人口数接近美国的20倍。在台湾,城市里到处都是停放的车辆和摊贩。尽管近年来针对轮椅的无障碍设施有所改善,但对许多无法回避障碍的台湾人来说,仍旧不能轻松地去超市或看牙医。 鉴于台湾人口迅速的老龄化(到2026年前,将有21%的台湾人超过65岁),今后几年台湾社会对优质无障碍设施的需求将迅猛增长。 德国人林妩恬(Ut

历经30年,《美国残障法》的回顾与展望

作者: Jamie Gold 译者:春鸭 对于残障人士来说,7月26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30年前,也就是1990年的这一天,乔治·H·W·布什总统签署了《美国残障法》(the Americ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使其成为了正式的法律。 今天,残障人在建筑物中所享受的许多设施,比如直通楼内的坡道,卫生间里的扶手,电梯里的盲文标释和楼层语音播报器,无不源于这部具有开创性

布雷达——欧洲无障碍城市的典范

作者:Emily Yates 译者:春鸭 上个月我到了布雷达,我想看看这座荷兰城市为什么最近被授予了“2019无障碍城市奖”。到达布雷达车站后,我改变了以往的旅行方式。我没有叫出租车,而是自己驾着轮椅走了两公里,去了预定的酒店。我想看看这座城市是否也像大多数城市一样,缺乏供轮椅使用的无障碍道路。 布雷达的人口将近20万,在神圣罗马帝国时期是个重要的中心城市。通常来说,自驾轮椅出行对我是噩梦般的体验

© 2020 China Vision (Charity Registration No.1078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