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鸭 (Spring Duck)

历经30年,《美国残障法》的回顾与展望

作者: Jamie Gold 译者:春鸭


对于残障人士来说,7月26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30年前,也就是1990年的这一天,乔治·H·W·布什总统签署了《美国残障法》(the Americ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使其成为了正式的法律。


  今天,残障人在建筑物中所享受的许多设施,比如直通楼内的坡道,卫生间里的扶手,电梯里的盲文标释和楼层语音播报器,无不源于这部具有开创性意义的法律。


  在建筑设计和施工时,设计和施工人员也必须遵守源于这部法律的无障碍指引,比如无障碍建筑入口、无障碍楼层地面、无障碍设置电灯开关、空调开关和插座,以及可以安装扶手的加固墙体。这些功能可以使许多人受益,绝非仅仅是残障人。比如,推着婴儿车的家长,拉着拉杆箱的旅行者同样需要坡道,刚刚完成超长距离赛跑的运动员也会需要扶手和可持式淋浴喷头。


  为了了解《美国残障法》对所有人产生的影响,我特意关注了五位与《美国残障法》产生过交集的人士。下面是他们对这部法律的回顾和展望。


  因在《阿甘正传》中出色的演技,加里·西尼斯成了受人尊敬的演员。在出演《阿甘正传》后,加里·西尼斯创办了加里·西尼斯基金会,并且推出了“恢复自立,支持复能”项目。通过这个基金会,加里·西尼斯试图为伤残的“9.11”救援者和第一批救援响应者创建无障碍的家居环境。


  吉姆·拉维拉也曾在军队服役,目前担任着“加里·西尼斯基金会”的高管,负责实施无障碍家居项目。他说:“《美国残障法》为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的家居改造项目指明了方向。”


  吉姆·拉维拉说,加里·西尼斯基金会根据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的要求,严格按照《美国残障法》的标准改造每个“恢复自立,支持复能”房屋,使其能满足房主的需求。“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习惯的许多事情,比如进出淋浴间,对伤残老兵来说都可能是挑战。如果住在没有按照他们的需求改造的房子里,他们遇到的困难会更多。”


30年前,在没有《美国残障法》的时候,拉维拉的这些针对服务对象的创新想法是不可能产生的。“我们在改造的房屋里安装了易于使用的智能家居系统,使用者只要在触屏上轻扫一下,就可以操控音频、视频、照明、安全系统和窗户了,这极大地提升了伤残老兵的自立水平。”


教育者


1998年,作家罗斯玛丽·罗塞蒂不幸被倒下的大树砸中,从此她的生活完全变了样。为了适应截瘫后的生活,罗斯玛丽·罗塞蒂和她的丈夫按照通用设计原则重新设计了住宅,以满足她和丈夫的共同需求。他们的设计不仅便利了他们自己的生活,也成为了无障碍住宅的学习中心。


  作为通用设计生活实验室,罗塞蒂在自己的家里为安居研究所举办了多期培训。安居研究所是一个为设计、建造无障碍家居和进行无障碍家居改造的人们提供培训和认证的专业机构,而罗塞蒂也是这家机构早期的认证专业人员。


  罗塞蒂认为,《美国残障法》鼓励了新的无障碍家居设计。“市场上出现了许多新型的手持式淋浴喷头、水龙头、把杆、橱柜拉手和门把手。”大部分房主喜欢把自己的套房装修的像度假温泉一样,而不是康复病房的风格。所以,尽管《美国残障法》不能管理某个具体的住宅,但其广泛的授权则促进了人们对家居环境安全性的重视。


  罗塞蒂说,媒体在促进无障碍家居设计方面也可以发挥积极的作用。“如果公众从电视节目里看到了更多的无障碍设计家居,并且了解到了无障碍设计家居的好处,他们就可能在自己家里引入无障碍设计。”


设计师


  罗塞蒂家的无障碍设计得到了通用设计权威、LIPI顾问团成员玛丽·乔·彼得森的大力帮助。刚入行时,玛丽·乔·彼得森专门设计厨房和卫生间。在工作中,她发现许多行动不便的客户希望对厨房和卫生间进行无障碍改造。“当我认识到漂亮的设计会让大多数人受益时,我便决定从事通用设计,并且成立了我自己的公司。”当时,《美国残障法》已出台了三年,其影响正在向商业领域扩展。目前,彼得森在她所从事的住宅领域已看到了《美国残障法》的溢出效应。“过去30年的变化是令人满意的。因为老龄化的婴儿潮一代,因为对养生、安全和健康环境的关注,因为功能可以优化设计的概念,今天,客户、施工方、监理人员和建筑师不仅是接受,而且是渴望新颖的家装设备。”


  彼得森认为,无障碍产品的制造商通常是通过隐形营销来销售无障碍产品,他们宣传的并非是产品的无障碍性,而是生活方式和产品的美观程度。比如,淋浴椅、手持式淋浴喷头、无障碍淋浴入口是spa的标配,同时也是通用设计和老旧浴室改造必不可少的元素。


  “我曾经说,如果大多数人能接受无门槛的淋浴间,我就可以放心地退休了,”彼得森沉思着说:“但时间过去了20年,这一目标仍未实现。部分因为《美国残障法》,公共场所已经有了一些无障碍设施,但要实现完全无障碍仍旧是任重道远。因此我希望首先看到家居环境的无障碍化。”


运动员


  吉姆·克纳布曾经是撑杆跳运动员,曾参加过1976年奥运会撑杆跳的半决赛。在因车祸导致瘫痪的两年后,他参加了轮椅竞速赛,并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代表“残障运动员基金会”参赛的吉姆·克纳布曾五次在波士顿马拉松的轮椅赛事,三次在洛杉矶马拉松的轮椅赛事中夺冠,并且打破了赛会记录。


  在车祸后的第12年,吉姆·克纳布在现场见证了《美国残障法》签署成为法律的历史性时刻。


  然而,在车祸后的一段时间里,无障碍并没有走进克纳布的生活。克纳布的父亲也是轮椅使用者。“瘫痪后,我知道我会比常人遇到更多的障碍。”克纳布说。克纳布认为,《美国残障法》在无障碍方面带来的进步是缓慢的,而且许多地方性企业并不接纳像他这样的残障人。“直到今天,《美国残障法》的实施效果并不好。”


  同时,克纳布也不看好《美国残障法》对个人居住环境的影响。“与预期的老年人和残障人数量相比,无障碍住房,尤其是租赁住房并不能满足需求。”


营销商


  轮椅使用者和对话营销机构负责人莉莎·莉莲塔尔对《美国残障法》的功效和潜力则充满了信心。当莉莲塔尔在八岁因脊柱肿瘤而瘫痪时,她所在的亚特兰大郊区的一个社区便主动为她提供支持。社区在她的学校给她铺设了坡道,帮助她家做了无障碍改造,使她能独立的使用浴室。


  “如果一个人突然有了残障,那他的世界就会马上变样。在残障人的世界里,障碍无处不在,不过《美国残障法》在无障碍方面已经带来了许多积极的变化。”莉莲塔尔说:“有关空间和通道的指引,比如坡道的坡度,浴室内轮椅所需的空间,就是最显著的成果。”当莉莲塔尔去参观贸易展览会时,路上的无障碍设施给了她充分的便利。


  尽管《美国残障法》在工作、购物、旅行和参与社会生活方面给莉莲塔尔带来了便利,但在家居环境中她依然面临着不少障碍。“我不能独立出行去拜访想见的任何人,也很难在别人家使用卫生间或者过夜。”


  随着美国人口的老龄化,对无障碍出租屋、住宅和独立生活支持性产品的需求会越来越大,但想要建筑方顺应这一趋势,就必须提高无障碍建筑的利润。同时,莉莲塔尔对无障碍环境的设计师们给娱乐充分的肯定。“这些设计师有着巨大的影响,通过工作他们向世人证明,无障碍环境也可以是漂亮的,个性化或定制化的,也是可以实现的。”

译自:Forbes

24th July 2020

https://www.forbes.com/sites/jamiegold/2020/07/26/the-ada-on-its-30th-anniversary-looking-back-and-forward/

0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进步中的台湾无障碍事业

虽然观念和设施有了改进,但仍然有许多事情要做。 台湾是个人口稠密的地区,每平方公里平均人口数接近美国的20倍。在台湾,城市里到处都是停放的车辆和摊贩。尽管近年来针对轮椅的无障碍设施有所改善,但对许多无法回避障碍的台湾人来说,仍旧不能轻松地去超市或看牙医。 鉴于台湾人口迅速的老龄化(到2026年前,将有21%的台湾人超过65岁),今后几年台湾社会对优质无障碍设施的需求将迅猛增长。 德国人林妩恬(Ut

感观障碍与自闭症

在这篇文章里,保罗·艾萨克斯介绍了自闭症患者存在的一些主要感观障碍,以及这些障碍对他日常生活的影响。 小时候我不会说话,直到七八岁才有了语言功能。2010年,在我24岁时,我被诊断出患有自闭症。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儿童及成年自闭症患者在感观和信息处理方面存在障碍。下面是自闭症患者在感观以及信息处理方面遇到的一些问题的总结,以及这些问题对我个人的影响。这些信息对教育工作者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如

布雷达——欧洲无障碍城市的典范

作者:Emily Yates 译者:春鸭 上个月我到了布雷达,我想看看这座荷兰城市为什么最近被授予了“2019无障碍城市奖”。到达布雷达车站后,我改变了以往的旅行方式。我没有叫出租车,而是自己驾着轮椅走了两公里,去了预定的酒店。我想看看这座城市是否也像大多数城市一样,缺乏供轮椅使用的无障碍道路。 布雷达的人口将近20万,在神圣罗马帝国时期是个重要的中心城市。通常来说,自驾轮椅出行对我是噩梦般的体验

© 2020 China Vision (Charity Registration No.1078606)